欢迎光临四川报道网 当前时间:                              
www.scbdw.cn

地方: 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资阳 阿坝 甘孜 凉山
一诺千年 仁寿宋氏第14代接棒守护虞丞墓
2018-01-04 20:38:33 来自:四川报道网 编辑:李云

宋克成和宋建彬父子每天都清扫虞丞墓周围。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庆 摄影报道

  为虞丞相守墓75年,88岁的宋克成偶尔回望一生,也会有些感叹,“不后悔,但有点悲伤。”宋克成觉得,年轻时自己有可能成为“笔杆子”或者“枪杆子”,也有可能在北上广多逗留一下。但既然答应了母亲的遗言,“宋氏不绝,守墓不止”,他也只得守下去。

  2017年初,宋克成唯一的儿子宋建彬辞职回家,成为第十四代守墓人,延续800多年的守墓承诺。宋克成一度很担心。“他原来一个月有3000多元收入,现在只有1000多元,我一直怕他后悔。”

  岁末交替,守墓一年。宋克成很欣慰,儿子认真守墓,并没有抱怨什么。“守墓是个清贫活路,只希望我不在了之后,他还能够守在这里。”

  A守墓故事

  皇命难违 十余代人守墓800多年

  眉山市仁寿县虞丞乡,离场镇2公里处,虞丞墓非常显眼。

  一个高3米有余,直径20米的圆状坟墓,依山而建。哪里是排水系统,哪里的砖刻有字,宋克成都清楚。

  1178年,南宋抗金名将虞允文死后,被厚葬于此。宋克成说,皇帝命宋家祖先在此看守,宋孝宗赐其20亩土地,并许诺:一不抓丁,二不完税。

  仁寿县文管部门负责人介绍,虞允文墓已有800多年历史,宋家世代守墓,这两点都得到史料肯定的,在当地尽人皆知。但守墓时间是否有800多年,是否有14代,还不敢确定。不过,从仁寿县志上可以查明的是,清末时,宋家便为虞允文守墓了。这样算来,宋家守墓至少有上百年历史。

  宋克成说,“我所知道的,我是第13代。”13岁那年,宋克成遵从了父母的心愿,成了第13代守墓人。

  宋克成说,自己并不知道当时宋孝宗为何选择自己的祖先来守墓。而据虞丞乡政府和仁寿文管部门推测,大致有三种可能:一是宋氏先人曾是虞丞相的部下,或同朝为官;二是宋氏先人本是虞家仆人;三是宋家就是本地人,忠厚老实,受当地官府指派为虞允文守墓。

  金首传说 守墓人与盗墓人刀枪相向

  史料记载,虞允文因积劳成疾,病逝,享年65岁。

  不过记忆中,宋克成的长辈曾告诉他,虞允文并不是像书中记载的病死成都,而是被奸臣陷害而死。后宋孝宗念其忠诚,就在虞允文的家乡仁寿选地,修了48座坟,只有一座是真墓,用一个金首替代了头颅。也就留下了“48墓藏金首”的传说。

  宋克成记忆中,盗墓贼“光临”不下四次,其中1999年那次,让他记忆最深。

  1999年5月7日晚,宋克成一家都已入睡,突然听到狗叫,宋克成拿着砂枪,和宋建彬一起,奔向大墓。

  晃眼一看,几个身影正在墓上,宋克成大吼一声,“再不下来我开枪了!”但黑影不为所动,宋克成开了一枪。几个黑影分散逃窜。

  一个斜坡处,宋建彬抓住了一个盗墓贼。随即,宋建彬又通知了生产队长,公社干部赶来途中,在一辆面包车上,又抓获了4名盗墓贼。5人均被扭送派出所。

  第二天一大早,宋克成父子去看盗墓贼破坏的痕迹,却捡到了散落一地的刀具,共3把武士刀、3把匕首。

  两父子面面相觑:“还好昨晚他们没有反抗,要不然我们肯定要遭!”

宋克成(右一)为游客讲解虞丞墓历史。

  B传承难题

  父亲守墓75年 曾三次想离开

  宋克成觉得,母亲选择自己传承守墓,有两个原因:一是大哥、二哥都有稳定的工作;二是自己在兄弟三人中,最老实。

  但宋克成其实并不像母亲想的那样,甘愿守墓。

  记忆中,宋克成说自己的成绩是很好的,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曾考上过富加中学。但母亲以学费太贵,拒绝了他的读书请求。这是他第一次离家被拒。

  第二次,抗美援朝打响,宋克成报了名,但身为当地武装部长的大哥再次将他拒绝。

  第三次,已经成家的宋克成,得知乡里要办工厂,想当工人。但此时母亲双眼已看不见。村支书说“要当工人可以,把你妈背着来上班。”宋克成又失败了。

  从13岁懵懂答应母亲守墓,到母亲临终时要求宋克成夫妇跪在床前,牢记“宋氏不绝,守墓不止”,再到如今88岁高龄,宋克成在虞丞墓边,已经守了整整75年。这期间,他只出过两次远门,一次是2000年去河北看大女儿,因为担心老伴儿一人守墓不安全,他只待了3天就回家了。另一次是2016年,他终于去了一趟北京。

  宋克成深知守墓不易。5个女儿出嫁,儿子外出打工后,只有老伴和狗与自己为伴,年龄越大,越觉寂寞。因此他并没有急于叫儿子回来守墓。

  儿子接力守墓 生活所迫去打工

  直到2011年,年过八旬的宋克成,患上了肺气肿、气管炎。宋克成觉得,非“传位”不可了。

  在举行了庄严的仪式后,时年42岁的宋建彬结束打工生活,成为了虞允文墓新一代守墓人。宋克成将祖训郑重传给儿子,他还告诫儿子:“既然要守墓,就要甘受孤独,乐于清贫。要牢记祖训,信守诺言。”

  宋建彬至今还记得第一天的守墓生活:早上7点就起床,扫地、除草。忙到中午,吃完饭,睡个午觉,看看电视。一天就结束了。这让长年在外打工的他觉得很爽:“打工很累,守墓很清闲啊。”

  但很快,这种日复一日的“老龄化生活”,就让宋建彬受不了了。不仅空虚无聊,生活压力也接踵而至,抽的烟从10块降到6块,又降到4块,后来干脆自己买烟叶。彼时,宋建彬两个女儿,一个未嫁,一个还在读书,都需要用钱。

  2014年,宋建彬又外出打工了,在仁寿县汪洋镇,他在天然气公司找到一份工作,月薪3000多元。虽然离开了丞相墓,有违祖训。但宋建彬想得开,“爸爸在守,我媳妇也在守,祖先会理解我的,等我钱挣够了,就回去。”

  但宋克成内心很忧虑,自觉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他很怕儿子宋建彬后悔,不再守墓。“宋氏不绝,守墓不止”的祖训,就在他这代被打破。“以后黄泉之下,无脸见列祖列宗。”

宋建彬为记者讲解监控画面。

  C忠厚延续

  年收入锐减2万 儿子甘守清贫

  宋克成守墓时,除了当地政府给予1200元/年的守墓费和每月400元的清洁费,加上种田所得,全家每月收入不超过2000元。

  2017年初,守墓费提高到了3000元/年,清洁费1000元每月,当地政府还租用了宋家8亩土地,建起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暨廉政教育基地,每年给予宋家8000元租金。

  基于此,宋克成又劝说小儿子辞职回家了。

  2017年12月29日,丞相墓旁,一波外乡客人来访。见客人有疑问,宋建彬指着墓碑介绍,“丞相叫虞允文,死后皇帝封的‘忠肃’,所以刻的虞忠肃。”宋克成在一旁,偶尔也会插话。

  每天上午7点,中午1点,晚饭前,这对父子就拿着扫帚,扫墓除草,一天三次,从不间断。

  今年初,丞相墓周边安了6个摄像头,墓周围有什么情况,通过家里的电脑看得清清楚楚。宋建彬不用再像父亲一样,狗一叫唤,就得出门查看。宋建彬用蜡黄的手指,指着每个监控画面。“全部都照得到。”

  手指是成天裹烟叶弄黄的,宋建彬又抽上了叶子烟。

  这一年里,年收入锐减2万,宋建彬从不抱怨。

  夜幕降临,听到父亲讲年轻时想离家的事,宋建彬搬来凳子旁听。记者问宋建彬,会不会更喜欢外面。宋建彬笑了笑,摆摆手,“我以前在上海,待了一个月就回来了,还是屋头安逸!”

  宋克成在一旁,欲言又止,他点了点头,眼神有些复杂。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