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四川报道网 当前时间:                              
www.scbdw.cn

地方: 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资阳 阿坝 甘孜 凉山
泸州:千年宋城文化的今世遗存
2017-09-06 22:44:02 来自:四川报道网 编辑:简单
编者按:宋徽宗的一则诏书,使泸州成为了“西南要会”,西南要会,是一块真正的“金字招牌”,放到今天,又能衍生出什么样的意义?在现代化的发展中,作为四川副中心城市的泸州,其特殊地位和追求又是什么?从“西南要会”到诗酒之城再到建成区域中心,泸州的资本都有什么?今天,我们刊登出四川行政学院教授、文化社会学学者孙和平先生的一篇文章,看看他怎么说?
  
一、“西南要会”之解读
 
      宋代宣和元年(119),宋徽宗颁发诏书,将泸州定为“西南要会”。从此泸州有了“宋城”之说。

      宋城,据陈世松先生所论述的,应有三层含义。一是城市本身,二是宋代整个西南边关的中心城池;三是梓州、潼川等军政机构全部集中到宋城之内。

      南宋王朝中央高层关于“西南要会”的定位,使得“长沱汇聚、三省通衢”之地的泸州,其军事史上的战略地位第一次得以确立。这一军事意义上的“会要”,依托自然地理意义上长江、沱江两江会合之“险要”。在经济意义上,商贸发达,充分保证了军需物资的“需要”。

      联系当今国务院关于泸州成为长江上游区域中心城市规划、云贵川渝结合部中心城市的定位。

      历史绝非偶然。

      历经千年,在如此川南板块、川滇黔渝边境地区,在长江流域上游地区,其内涵层次逐渐演变,逐渐沉淀为中原文化、巴蜀文化、西南少数民族夜郎文化在泸州的“要会”;在现代,在改革开放的中国,泸州必将进一步成为国家经济文化战略纵深的一个“要会”。

      西南要会,是千年庐州在南宋王朝君主宋徽宗的圣旨,是一块真正的“金字招牌”。是泸州历经千年的经典性城市广告语。

      发生于宋代泸州宋城的那一场战争,由于中华大国国土广袤、国土纵深,那个军事纵深点的吸力,就像大江激流形成的漩涡一样。足以将大元军队卷入旋涡,而导致其灭顶之灾。

      今天看来,它不仅仅是宋元时期一场包括合川钓鱼城在内的世界大战的基本组成部分之一,还要看到,它在三十余年的争战与妥协过程中,表现了中华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通过严酷战争而转化的一个地域的融合,民族多元一统的融合。泸州宋城,是这一历史进程的具象生动的个案与见证,决定了泸州宋城文化的历史地位与保护利用价值。

      如何从宋城研究中,提取有益于时代需要的历史智慧、精神标志和文化元素,为泸州城市建设和文化产业发展提供参考借鉴?

      千年以后的今天,泸州,这一长江上游,云贵川渝结合部中心城市,因宋城历史而尤其彰显了它的文化积淀与厚重,因宋城文化而更加映耀了长江经济文化带的明珠光彩。

      今天,泸州的城市文化,特别凸显了“宋城”这一文化符号的价值意义和历史地位,需要成为泸州人的一种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回顾千年前的“西南要会”,联系当今时代国务院关于把泸州建成长江上游中心城市的规划具有战略意图,应把二者看作是泸州一个千年古远的历史呼应,并看作是泸州一个历史文脉的延伸发展。

      必将是寻求不尽历史文化的种种底蕴、要素、契机,服务于泸州当今的建设发展。
 
二、泸州:四川副中心城市的特殊地位及追求

(一)泸州自古有“扼控长江、屏障西川、锁钥滇黔”之说。

      (1)所谓“扼控长江”,解读之,泸州介于长江上游三大城市宜宾、重庆之间,历史上从来都是上下其手,左右逢源。

      沱江自川西金堂流经川中内江地区,在泸州汇入长江,又吸纳了滇黔两省的河流支系,形成极大水陆交通优势。从而成就了传统风水意义上所谓的“充宰口”,占了先机。

      (2)所谓“屏障西川”,解读之,长江上游的一个重要支流沱江,流域西川地区,又流经川中广大地区,滋润培育着川西川中的自然人文水土,在泸州所在地汇入长江。西川的大宗粮食、烟叶和糖,自流井盐,也在泸州中转。

      (3)所谓“锁钥滇黔”,解读之,泸州地处川滇黔渝结合部,长江下游的工业品、日用百货等物资,也主要从重庆运到泸州转贩滇黔各地。正如赵永康先生所说,“这种历史形成的千百年传统经济流向和巨大规模的转口贸易,给泸州城市和商业带来了繁荣,官府财税收入大幅度增长,其中仅征收过境盐税一项,每年就有白银几十万两。”

      以其区位优势和交通优势在经济文化方面形成集聚与辐射态势,无论是在战略纵深点的凝聚程度、还是经济规模化的程度,都是位居川东南第一、四川第二,仅次于成都。
 
(二)应该把“通江达海”四个字叫响,让它成为泸州进一步对外开放的代名词。
 
      人类世界,自从地理大发现以来,进入了海洋时代、海权时代。风水轮流转,转了500年。随着中华大国的崛起,海洋战略的实施,海洋时代已开始轮到我们了。

      四川不靠海,是内地,怎么融入海洋时代?

      四川江河汇流而至泸州,如欲通江达海,必经泸州。泸州成了四川的上海。是四川通江达海、走出四川,走向全国全世界的最大港口城市。从全四川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布局上看,泸州的地位十分特殊。

      其实,通达,是泸州最原始的资本。

      (1)重庆直辖以后,泸州在四川的航运地位顿时改变,成了长江在四川境内最大的港口城市,也就是说,泸州成了四川的上海。

     (2)全川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布局上,泸州与川东北达州,成为成都面向重庆的南北两翼,一为陆路。一为水路,两手都要硬起来,振翅飞翔,四川就有力量了。
因此,泸州理应急起直追,打造自己的四川第二大城市的地位,成为四川乃至全国的经济前沿城市。

      (3)建成以泸州为中心,川渝滇黔区域经济共同体,是一个可以做大做强的题目。

      这些年,泸州的城市建设发展规划与初步形成的城市骨架格局,被省建设厅领导认为是最为理想、最具优势。这也是泸州作为四川第二大城市所必具的发展潜力和优势。

      泸州,四川的上海——这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比喻,而是寄寓更深用意。比如,上海建成为世界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中心,那么,泸州同样可以考量建设符合自己发展道路的一切,要成为有效吸收上海、全国、全世界经济信息,融入泸州本地化战略。目前来看,能否建成以泸州为中心,川渝滇黔区域经济共同体,就是一个可以做大做强的大题目。
 
(三)中华道教有太极图文化范畴,其阴阳两极,相生相克、互会互动的原理,表现为阴阳两鱼的鱼眼,顾盼呼应,形成两个节点,从而在经济文化意义上产生点的集聚、线的辐射、面的扩大等太极效应。

      巴蜀大地上的成都、重庆,一东一西,两点一线,构成巨大的经济文化纽带,顿生拉动之力,互相呼应,互相配合,相得益彰,奥妙无比,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四川经济社会的历史性飞跃发展。

      如此现象,被带出现代城市发展效应的一个命题:中心城市与副中心城市的建立形成及其协调发展问题。案例如天津之于北京,深圳之于广州,深圳之于香港等等,特具开发意味的是江西赣州之于南昌,经过数十年的精心开发打造,一个些小的三线城市赣州,极大发挥它的副中心城市效应,不但提升了自身城市地位,也有力呼应了南昌的中心地位,极大促进了江西经济社会的发展。
   
      成都以外,煌煌四川,亟待培育发展一个新型的副中心城市,一因重庆其旧,充分发挥城市两极互相拉动的节点效应。从而进一步整体提升四川经济文化特殊地位。

      那么,这个城市应该是谁呢?

      肯定地说,是泸州。四川新崛起的副中心城市,非泸州莫属。

      如前所述,四川境内,长江上游最大的滨江城市是泸州,最大的港口城市是泸州,四川港口拥有停泊3000顿位大船的深水码头,就在泸州,泸州是唯一,而非之一。它在川渝滇黔结合部所产生的特殊集聚辐射功能,更由于与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的对接而飞速发展,必将呈现放大效应。使物流、金融、旅游和贸易成为泸州经济支柱。近年来,泸州经济增长迅速,在整个川南地区居于领先地位。

      如果以上说法成立,那么,泸州需要将副中心城市作为一个发展目标,去争取,去设计,去践行,去实现。
 
三、泸州,打造中国和世界的“诗酒之城”
 
      成都杜甫草堂,是中国诗词文化史上一个经典。它也就是千年成都逐渐创造性开发的一个文化模式。它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的价值不可低估。如果没有杜甫草堂,很难想象,成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会是怎样的。

      泸州,是一座闻名世界的酒城。
 
      “风过泸州带酒香”,是迄今为止泸州酒城最具标竿意义的一句诗,特具唐风宋韵。当年,胡耀邦总书记同志视察泸州,脱口而吟,可谓神来之笔,但绝非偶然。无疑,这句诗放射出泸州的千年辉煌。

      说到诗,在中国,诗与酒是一对孪生兄弟。这就让我们明确了一点,既然泸州是一座闻名世界的酒城,今天是时候了,如何倾力,打造一座中国的也是世界的“诗酒之城”呢?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明代杨慎的这一首《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作了《廿一史弹词》第三段说秦汉的开场词,更被中国古典长篇小说名著《三国演义》作为开篇词,流传千古。据说,作者诗人杨慎,流放云南,多次取道泸州,眺望滚滚长江东逝之水,感喟万千而作。
   
      无疑,这首诗使泸州之城,大放异彩,极大增进了泸州之城的诗美想象。而且,这首词与泸州酒城的诗情画意的特殊联系,更增添了加深了该词的具象内涵和想象程度,成为泸州的一个无比骄傲。可世人甚少知之与泸州的关系。作为诗词名篇的“滚滚长江东逝水”,当下尤其需要泸州大加欣赏、宣传。
   
      黄庭坚、陆游、杨慎游历泸州,吟咏泸州,是古代历史上泸州最大的文化盛事,也即是泸州最重要的历史文化资源之一。

      宋代黄庭坚、陆游、杨慎之于泸州,亦如唐代杜甫之于成都。
 
      在成都杜甫草堂,或许有人没注意到,工部祠杜甫塑像的左右,是黄庭坚与陆游的坐像。为什么将两个朝代的3位诗人安排在一块儿呢?因为,中国诗歌史上,他们3位都是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而且,都给四川留下了不朽的历史诗篇。

      着眼全国背景看,我们认为,目前,黄庭坚、陆游、杨慎在全国各地,虽有不少历史文化的遗迹,但尚无规模宏大、影响很大的历史文化纪念建筑,尚未形成如杜甫草堂那样特具影响力和旅游盛况的历史文化纪念性建筑设施。

      那么,为什么泸州不可以行动起来,面向全国全世界,打造泸州的黄庭坚、陆游、杨慎式“草堂”文化呢?

      泸州被认为拥有三大文化:宋城文化、诗酒文化、红色文化。着眼全国背景,“诗酒之城”的泸州,必然让历代诗酒传输了一种精神文化,一种博大丰厚的精神文化,一种绝不仅仅属于泸州的精神文化。

      打造黄庭坚、陆游、杨慎在泸州的“草堂”,必将如成都杜甫草堂那样,形成中国诗歌史上的又一个文化模式,我们认为是切实可行的,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四、神臂城,应与钓鱼城捆绑申遗,志在必得
 
      看了神臂城,我强烈感觉到它的巨大存在。蒙元军队进攻合川境内的钓鱼城,同时也进攻合江境内的神臂城。这一场进入世界历史的重大事件,是一个活生生的整体,不可割裂,不可取代,当然也不可湮没。宋代史学研究发展到今天,需要把神臂城与钓鱼城的整体性历史还原,不应该任其割裂。

      申报世界非遗,是泸州今后若干年的一件大事。应着手建立专门班子,组织实施申报事宜,志在必得。关键是要深入做好调研,拿出雄辩有力的历史事实材料,得到高层专家领导的认同和支持。

      神臂城与钓鱼城捆绑申遗,必将对泸州产生极大的城市知名度等的社会效应,必将产生巨大的历史文化旅游效应,并产生一系列泸州旅游文化的连锁效应。何乐而不为。一旦申报成功,可以想见,泸州城市那将是一番全新的旅游文化提升。
   
      让我们期待。

 

/孙和平    四川行政学院教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