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四川报道网 当前时间:                              
www.scbdw.cn

地方: 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资阳 阿坝 甘孜 凉山
东坡故里:体味三苏精品文化游
2018-05-08 09:53:15 来自:四川报道网 编辑:简单

青神中岩寺唤鱼池,池边为苏轼与王弗塑像。

  5月7日,眉山市东坡区广济乡连鳌村,新近完成保护维修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连鳌山石刻”,不时迎来慕名前往的参观者。占地上千平方米的仿古廊榭下,北宋时期刊刻的苏轼手书“连鳌山”三字苍劲有力。

  说到与苏轼有关的遗址遗迹,三苏祠博物馆无疑最为人们熟知。然而仅仅在眉山,我们还能在不少地方寻访到苏轼的人生轨迹。眉山市提出实施“七个一”工程,实现东坡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其中之一,就是“打造三苏精品文化旅游线路”,把三苏祠、苏坟山、连鳌山、蟆颐观、三苏湖等遗迹遗址有效串联起来。

  连鳌山石刻,印证东坡书法才情

  连鳌山石刻位于连鳌村的连鳌山西南坡上,沿着新修的石阶拾级而上,两侧草木绿意盎然。台阶尽头,矗立着一座覆盖小青瓦、气势恢宏的木质仿古廊榭,为刊刻在石壁上的苏轼手书“连鳌山”遮风挡雨。

  中国苏轼研究学会副秘书长、眉山市三苏文化研究院研究室主任刘清泉介绍,“连鳌山”三字始凿于宋,清代对字迹曾予以加深,为全国现存最大的苏轼手书遗迹,笔力遒劲,如龙蛇飞动,是研究苏轼的罕见资料。明代曹学佺《蜀中名胜记》称其“大如屋宇,雄劲飞动”,目前除“鳌”字中间部分有轻度自然剥蚀外,其余都极为清晰。

  不过,因长年裸露,受自然损坏、排水不畅和人为因素等影响,连鳌山石刻一直面临受损风险。为保护苏轼墨宝遗迹,去年眉山市相关部门在原地建造仿古廊榭,并维修石刻周围的栏杆,梳理排水系统。眉山市东坡区文管所所长杨宇春表示,这样既能让周围空气自然流通,延缓石刻表面风化破损,也更方便苏轼研究者和粉丝们观摩。

  在眉山,苏轼手书遗迹不止这一处,见证了他在政治、文学、绘画等领域之外的另一门高超才艺。青神中岩寺内悬壁上留有众多古人题刻,其中最醒目的是“唤鱼池”三字,书法潇洒飘逸,刻工精细传神,相传同样是苏轼青年时代手迹。“书法‘宋四家’苏、黄、米、蔡,苏轼的成就位居首位,他开创了宋代的‘尚意’派书风。”省社科院研究员、《四川美术史》作者唐林表示,苏轼的书法行云流水,气象万千,将宋代书法带入全新天地,堪称当朝第一人。

  “千古第一悼亡词”,如今有迹可循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首“千古第一悼亡词”《江城子》是苏轼的传世名作,将他对亡妻王弗的思念表达得淋漓尽致、动人心魄。中岩寺唤鱼池畔,便有苏轼与王弗的塑像。据说,如果在唤鱼池畔拍手,池中之鱼就会游出洞穴,面见游人。一种说法认为,苏轼年轻时到中岩书院游学,因唤鱼而联姻,与王弗结为夫妻。不过刘清泉认为,这或许只是后人附会的传说。“苏轼为王弗写的墓志铭明确交待,结婚之前他们是互不了解的。”

  这段深厚的情感,如今并非完全无迹可寻。《江城子》中提到的“短松冈”,就是位于眉山市东坡区土地乡永光村的苏洵家族墓地。不仅苏洵及夫人程氏合葬于此,这里还有王弗墓以及苏轼、苏辙两兄弟的衣冠冢。

  苏洵家族墓地背后,还有一段曲折的发现经历。北宋时期,墓地东南建有广福禅院,有寺僧管理苏坟祭扫。此后,由于墓地碑志逐渐腐蚀剥落,失去了寻访的依据。明成化年间,眉州州守许仁根据史料和苏轼诗歌记载找到苏洵墓,而直到清康熙年间人们才予以重修并建祠祭祀。此后直至1949年,每年清明节,眉山官绅文人都要前往祭扫。

  令人好奇的是,苏轼的妻子王弗,为何与自己的公公婆婆葬于一处?刘清泉介绍,王弗去世后,苏洵认为她生前与儿子苏轼同甘共苦,应该埋葬在苏母墓旁。“相传王弗聪明沉静,知书达理。苏轼在京城任职,满以为可以与妻子长相厮守,没想到她年仅27岁就突然病逝。两人的恩爱往事成为苏轼刻骨铭心的悲思,常常于无奈中追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