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四川报道网 当前时间:                              
www.scbdw.cn

地方: 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资阳 阿坝 甘孜 凉山
乡愁的慰籍 人文的暖阳——简评张廷藩先生的新编竹枝词
2017-08-23 21:04:19 来自:四川报道网 编辑:简单
      《张廷藩诗词选》即将付梓了。作为他的学生,编辑完恩师的诗词选集,我感到一丝宽慰。他曾在部队创作发表过许多诗词和歌曲,但难以查找了,现将其仅存的在各级报刊发表过的150多首诗词汇集成书,也算是对他老人家的一种纪念吧!

      在张廷藩八十一年生命旅程中,他不仅是一位血气方刚、铁骨铮铮的军人,又是一位饱读诗书、授业解惑的教师,更是一位激情满怀、创作丰硕的诗人。他出身在开江离县城三公里的马鞍山下一个农民家庭,1949年12月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唐山军政干校,由于战争原因,他和同学们于次年八月就提前离校入正规部队急训,不久开赴抗美援朝战场,在师部当文化教员。战争结束,他回国后被编入广州军区。1955年5月,他转业回开江在普安二校当教师。因说了一句“流沙河的《草木篇》就是写得好”的话,他被打成右派,下放农村劳动,蒙冤受屈达二十余年。在农村期间,他所在的东门公社和大队,各种大型宣传和文艺演出如办大型宣传栏,或写歌词、谱曲及编排歌舞,公社书记和大队干部亲自去请他帮忙。别人说他是“台上挨批斗,台下受尊重”。他善绘画,经常受邀为农户漆嫁妆,并在别人家具上画画题诗,至今许多农户将他漆、画的家具视为宝贝保存。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由他作词、谱曲并导演的一曲《马鞍山下送粮忙》歌舞,经过省地县层层选拔,参加全国农民文艺汇演大赛在人民大会堂演出,荣获了中宣部、文化部、农业部的表彰奖励。平反复出后,恰逢邓小平改革盛世,再次激活了他的创作热情,他重新拿起笔来,以新编竹枝词这种文体,创作了大量反映农村巨大变化、农民过上幸福生活的诗,纵情讴歌时代的深刻变迁。同时,难忘朝鲜战场烙在他心中的伤痕,以其亲身经历的人和事,他创作了大量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诗和词,充满着他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张廷藩诗词选》这本书,主要选编了他在平反复出后创作的诗词,且绝大多数诗词都先后在《四川农村日报》、《通川日报》(后改名达州日报)、《万州日报》、《晚霞》、《果州诗词》、《开江报》等报刊发表过。一些编辑还常与他互通书信,赞赏他的文辞优美和文风清新。

      新编竹枝词是《张廷藩诗词选》的主体部分。在巴山作家群中,张廷藩以其独具特色的新编竹枝词赢得一席之位。他生前很喜欢刘禹锡的竹枝词,也爱用这种诗体来写诗。竹枝词,是一种由古代巴蜀间主要是川东或大巴山一带的民歌演变而来的诗体。从张老师的一百首竹枝词看,都以细腻明快的笔触,状摹世态,感悟民情,吟咏风土,具有浓郁的民歌色彩,洋溢鲜活的乡土气息,可谓典型的文人竹枝词。如《薅秧》:忙罢栽插忙薅秧,农家自解农家忙。老翁一曲薅秧歌,惹得姑嫂笑断肠。这是一幅绝妙的农村风俗画:一片碧草青青的繁忙景象,男女老少田间边劳作边吟歌,时不时哼一曲黄段子,令众人齐声哄笑,乐得前俯后仰。《五月》:倍忙农家深锁门,鸡狗避日卧花荫。日暮人归欢腾起,鸡飞狗跳绕主人。这首诗有动有静,动静相宜。大忙时节,各院各户房门紧锁,而鸡犬卧入树下花丛纳凉。傍晚时主人归来,鸡犬狂喜奔向主人又跳又叫。这犹如一幅人畜同欢、人禽共舞而感人至深的场景素描跃然纸上。实景真情,画面感强,刻画人与物栩栩如生,这是张廷藩竹枝词的一大特色。如《花溪初晴》中“花溪雨歇翠欲流,十里蛙声聒未休。正是放晴初夏日,晒衣靓女上高楼。”《雪尽春来》中“双双紫燕忙衔泥,童稚门前学种麻”。《花市一瞥》中“几处翁媳相顾笑,戏将一朵作鬓花”。“翠欲流”、“十里蛙声”、“紫燕衔泥”、“童稚种麻”,“相顾笑”、“作鬓花”等,无论写人或状景,都很生动形象,活灵活现,情理备至。因曾经遭受挫折与磨难,而恰逢小平盛世,看到农村改革后的繁荣兴旺,张廷藩真是欣喜若狂,以现实主义的手法,饱含激情,放歌伟大的新时代新变化。“我今新编竹枝词,唱出巴山乐中歌。”“为解巴山今日乐,我编竹枝唱新声。”从他的诗句中,能够感受到他作为一个诗人那狂热的心跳和时代的脉搏。强烈的时代性,是张廷藩诗词的又一大特色。他的新编竹枝词,着重描写了二十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农村变革时期的世俗风情,应是一部反映开江以至川东、巴山农村一个时代的深刻变迁史,具有重要的文史价值。如他于1989年5月7日发表在《通川日报》的十二首竹枝词,其中《看电视》:星儿疏疏月淡淡,老小围坐电视前。前人妄编农家乐,农家有乐始今天。《编席》:新房绕树树凝碧,炎炎赤日少暑气。夫妻编席逗娇娃,小手别碰收录机。《红桔》:漫坡桔树漫坡青,四月花开香袭人。十月桔红压弯枝,满城尽是叫卖声。这些诗,从一个侧面记叙了农村改革十年来,农民不仅丰衣足食了,还修了新房,且有了几千年未曾见过的电视机、收录机,农家才真正拥有了幸福与快乐的生活。一个年迈的老诗人因此而狂热地惊呼“农家有乐始今天”,“一扫千村清寂夜,万家有乐万家欢”(见《竹枝词七首》之三)。再说张廷藩的诗和词,在韵律、平仄、对仗以及选用词牌等方面,掌握得比较好,并在用典、引证及遣词用字方面也很精当。如他的三十多首朝鲜战地忆旧的格律诗,以及对一些重大历史事件、重要历史人物、重要文史景点怀古填写的二十几首词,当时在一些报刊发表后引起广泛好评。远在广州、济南、重庆、武汉等地的战友和朋友写信来向他表示祝贺,感谢他以诗记载了他们在朝鲜战场血肉凝成的战友深情和志愿军英勇拼杀、空前惨烈的战争史实。《晚霞》、《果州诗词》杂志的编辑还给他写信,向他这位抗美援朝的老军人致礼,并赞誉他“国学功底深厚”,称他是“撰写旧体诗词的专家”。

      总而言之,张廷藩先生的竹枝词有不少经典篇章,令人欣赏。尤其是写农村农业农民题材的竹枝词,是在农村大变革的历史长河中哗哗流淌着的美丽花朵、浪漫风韵与豪迈气势。他的竹枝词,是乡愁的慰藉,是物质之外的精华,是闪烁在游子思归途上的一抹希望,点燃爱的圣火;他的竹枝词,是人文的暖阳,是流俗之上的至纯,是绽放在广阔故园的一朵莲花,散发情的流光。

(作者:刘昌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四川省文艺期刊联合会副主席

 
 
0